tlula050.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带你看春晚

带你看春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人物介绍:(本文人物全部架空,与现实无关联,请勿对号入座)娄艺萧:
小品快递小乔中穿着红色连衣裙黑丝高跟的漂亮人妻,心地善良,经常爱心捐助。
修睿:娄艺萧老公,家电维修公司老闆,常年忙于事业疏于照顾家庭。
程明:伟大的主角,在本文中饰演快递员,常年上门取快递顺便与人妻啪啪
啪。
故事梗概:(原小品梗概,爲方便大家阅读,如看过这个小品的可以直接略
过)快递员小乔(文中被程明替换)经常去美女人妻娄艺萧家取快递,一来二去
关系便好了起来,以姐弟相称。
大年二十九那天,小乔再次上门取快递时,正好遇到正在修冰箱的娄艺萧老
公修叡,在娄艺萧去裏屋收拾东西时,和他攀谈起来。
小乔不知道他是娄艺萧老公,只把他当修冰箱的,聊天过程中産生诸多乌龙
,便出现了很多笑料,一边聊天,小乔一边向修叡讲述自己跟娄艺萧的良好关系
,以及自己经常来她家取件的经历。
不知道修叡是娄艺萧老公的小乔,从修叡的口吻中,小乔怀疑他对娄艺萧「
有所图谋」,在娄艺萧收拾好东西出现后,当场要揭穿他的「不轨心思」。
娄艺萧听了他的话笑着告诉了他真相,沒想到二人竟是情侣的小乔顿时便羞
愧的要捂脸溃逃,好在二人均未则怪他,反而欣赏他的好心,要把修叡妹妹介绍
给他当女朋友,最后故事团圆结局。
......................................................................
    随着掌声响起,小品拉开了帷幕,
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黑丝高跟的娄艺萧从裏屋小跑出来。
「老公~~~~你到哪儿了?」
穿着维修服,络腮胡子赛李逵的修叡从门外跑进来。
「老婆~~~~我到家了。」
「你又去哪儿了?」
「这不给客户修家电去了呀?「「就知道给客户修家电,大过年的还往外面
跑,咱家冰箱坏了这么久了我什么时候能指得上你呀?」
「你看你看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们公司的员工吶,外地的居多
,大过年的,给他们放假回家过年了,只能我这个老闆沖到劳动第一缐啦,谁让
咱是暖男老闆呢?」
听了修叡的话,娄艺萧是气不打一处来,挖苦道「得了吧,你暖男,你有咱
家冰箱暖吗?我跟你说,咱家现在取暖基本靠冰箱,裏面的鸡蛋啊,都快孵成小
鸡儿了。」
修叡幽默的回她一句:「正好,开个养鸡场。」
「唉呀,別贫啦,快点儿修吧,修完还得上咱妈那儿过年呢。」
「噢对,我得抓紧修,修完了赶紧走,嘿嘿……」
正在修叡努力修冰箱的时候,我们的主角程明出现在他们家门外了。
程明穿着一身红色衣服,显得十分喜庆,对各位作个揖:「各位读者们,大
家过年好。快递小明走上台,大年三十我取件来,乔装打扮接喜气,祝愿大家好
运来。」
「不说了,我得幹活了」
砰砰砰,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呀?」
修叡擡起头喊了一声。
「噢,我还有批衣服要寄山区,估计是我叫的快递来了」
说着,娄艺萧小跑过去,把门打开。
穿着一身红的程明迎面而来,给了娄艺萧一个大大的拥抱「姐,新春快乐」
「哎呦,小明怎么这身打扮啊」
娄艺萧对于程明把她抱在怀裏,胸部挤压在他身上,臀部也被双手揉搓着的
身体上的状况并沒在意,反而对程明的这身打扮颇爲惊讶。
「这不让您开门见财神吗」
「真有心呢,难怪咱全小区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给你们公司写信表扬你」
「应该的,工作必须严谨细緻,姐,你穿内裤了?摸起来应该是上回被我剪
烂那条紫色的吧」
「嗯,就是那条,每回你来都要弄坏姐的内裤,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勉强
能穿的」
「啊~」
娄艺萧趴在程明怀裏,正有些抱怨的说着他弄坏自己内裤的恶举,不料程明
突然把手伸进裙下,硬生生把内裤扯了下来。
「小明,你又这样!」
娄艺萧有些不高兴,在程明怀裏扭动几下想要挣脱,但力量不够,反倒是双
乳和程明身体不断的磨蹭,让程明顶在她下面的那根棒状物体更加坚硬了。
程明双手侵入娄艺萧裙底,仔细体味她的翘臀与黑丝美腿,附到她耳边淫笑
道:「姐,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还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呢,你这身上还穿着多馀的
布料,是不是太奢侈了」
「呃,好像是啊,是姐不对啦」
「还有这裤袜,浪费多少布料!」
「是姐不好??啊~」
娄艺萧满口歉意,原本娇躯被程明越抱越紧,却忽然被程明按倒躺在了地上
,和她一起掉到地上的,还有程明因爲解开腰带而滑落的长裤。
程明欺身上前,一只手抓住娄艺萧双脚脚踝使她双腿并在一起,然后向上擡
压在她身上,另一只手隔着裤袜在她的黑丝玉腿上抚摸起来。
「这都是多好的布料啊,浪费多少钱,省下来能帮助多少个需要帮助的孩子」
说着,程明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下娄艺萧圆润的屁股。
「呜呜呜??小明??都是姐的错??姐不该贪图漂亮的」
受到程明教育的娄艺萧抽泣起来,十分懊悔。
而程明淫笑着跪坐下来,把硬了许久的肉棒按压在娄艺萧两条黑丝美腿之间
,隔着裤袜磨蹭起来。
「姐,別光顾着哭了,配合一下,让我检查一下裤袜的剩馀利用价值,看能
不能帮助一些需要它的人」
「嗯,小明,来吧,姐一定配合」
「你把双腿并拢,特別是大腿,对,就是那样,膝盖要扣紧,夹住我插在你
双腿之间的那根棒子,我会把它抽出来再插进去的,千万注意別放松」
「放心吧,姐肯定把腿夹得紧紧的,小明你盡管插」
看着娄艺萧努力并拢黑丝美腿,夹住自己肉棒并邀请自己来插,程明也十分
鸡动,双手按住娄艺萧纤腰,坚硬度MAX的大肉棒在她腿间抽插起来,感觉到
她被厚黑丝包裹着的大腿传来的丝滑触感和舒爽的挤压,险些立刻便射了出来,
赶忙收缩精关,插得倒是更用力了。
「姐,你的腿夹的我好爽」
「会很舒服吗?那你继续来啊,啊~看你急得」
看着程明一脸爽歪歪的性急样子,娄艺萧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笑了起
来,虽然脸上还挂着些刚才流下的泪水。
程明加速抽插起来,被娄艺萧嘲笑急性子的他脸上有些尴尬,脑筋一转,便
有了新的主意。
「姐,你今天穿胸罩了沒有,胸罩也是十分浪费的」
「沒,胸罩我可沒穿,不信你瞧」
听到程明问询,还带着些对自己穿内裤丝袜而愧疚的娄艺萧连忙出声否认。
「这可瞧不出来的」
「眼神真笨~那你来摸摸」
「哦,好」
程明嘴裏虽然答应了,但手上却未见动作,仍是挺胯扬枪在娄艺萧双腿间活
动着大肉棒,若无其事的看着她。
「哎呀~你快点呀」
「快点什么?」
「程明!快点来摸摸我穿沒穿胸罩啊!」
听到程明装傻的话,娄艺萧也有些气急了。
「嗯?我听不懂啊」
「你??你!」
「姐,你別急啊,你要是说‘快来玩我的奶子’,我应该就懂了」
「真的?爲什么得这样说?」
「这个就不用细究了吧,姐,不然你试试?」
「嗯??小明??你??你快来玩我的奶子~」
「哈哈,好嘞,不过你得来帮帮我,我不知道你的奶子在哪儿啊」
看到脸色泛着红晕说出这句话的娄艺萧,程明忍住了伸手去抓住她胸口两团
柔软的沖动,再次调戏了她一下。
「来,让我抓住你的手??嗯,对,就是这裏??啊~??」
娄艺萧双手引导着程明的双手,伸进自己的衣服,放到了那对娇乳之上,早
已忍耐已久的程明忙把这对妙物握在手裏,狠捏了一把。
「怎么样,这回你知道了吧??哎,你摸出来了沒,沒验证完別收手啊」
娄艺萧终于让程明摸到了她的乳房,可以证明自己确实沒穿胸罩了,感觉到
把玩自己双乳的大手忽然撤离,忙抓住程明双手,按回自己两只娇乳上。
「呃,好吧,那我再玩一会儿姐的奶子」
「这才对嘛,知道姐沒穿胸罩了嘛?」
「嗯嗯,姐的奶子好软啊,手感真棒」
程明把玩着手中柔软,肉棒享受着娄艺萧黑丝美腿的挤压,令他几乎要陶醉
了。
「姐,你的腿真贊呢,不光形状优美,细嫩紧緻,夹得我的大肉棒好舒服」
「啊,是吗?」
「是啊,你的奶子也很棒,白嫩柔滑,握在手裏刚好,真是越玩越想把它们
捏爆」
「谢谢,小明很有眼光啊」
娄艺萧对程明莫名其妙的夸奖有些不知所措,只得随口感谢一下他的夸贊。
「姐,我夸你的腿和奶子,你不能这样回应哦」
程明享受着娄艺萧双腿爲自已腿交,嘴裏仍沒放过她。
「不能这样说?那要怎么样?」
「你得说‘请狠狠的插我的腿,用力捏玩我的奶子吧’之类的话来表示感谢
才行」
「哦,这样啊」
娄艺萧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程明的话她还是很相信的,听到程明这么说
,她便开始构思起来,应该怎么表示感谢。
「嗯??小明??喜欢的话,请用大肉棒狠狠的插我的腿吧??还有奶子?
?也请盡管玩弄,我来按住你的手,不许松手哦!」
娄艺萧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般淫荡的话语,刺激的程明欲火更上一层楼,双手
紧紧握住一对娇乳,肉棒在她双腿间抽插也更加用力,娄艺萧的一双黑丝美腿不
断被程明身体撞击,两只玉足搭在程明左肩上,原本套在脚上的高跟鞋在沖击下
已经从脚跟脱落,仅前端挂在她脚尖上,随着程明的沖击不断摇摆着。
被搭在肩上不断摇晃的两只黑丝小脚诱惑着,程明也忍不住了,抓住娄艺萧
一只右脚,把肉棒从她脚跟处插进她的高跟鞋内,把她的高跟玉足套在肉棒上狠
狠撸动,又把她左脚上的鞋子拿掉,直接握住这只裹着厚黑丝袜的小脚丫送到嘴
边一口咬住,含在嘴裏舔舐。
「啊,程明,你这是做什么?」
「什么东西弄到我脚上了??啊??热的,黏黏的液体??什么嘛?」
在娄艺萧的疑问声中,程明不管不顾,狠狠插着她一只穿着高跟黑丝的玉足
,嘴裏咬着另外一只,放开精关,在她高跟鞋腔裏怒射一发。
「姐,你的丝袜刚才做了贡献了」
「是吗?怎么了?」
「让需要它的人,我,感到快乐了呗,我可是在你脚上舒舒服服的射了一发」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娄艺萧笑着说道,之前对于自己穿丝袜浪费布料的事情,内心十分愧疚,现
在看到自己的丝袜可以让需要它的人得到快乐了,自然十分开心。
「那这些黏黏的液体是?」
「嗯,这些是你用丝袜让我得到快乐的回报,一些可以保养足部的好东西」
程明说着,把娄艺萧的右脚送进那只被精液灌满的高跟鞋,顿时好多精液溢
了出来,娄艺萧穿着黑丝袜的右脚也被完全浸泡在程明的精液裏了。
「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娄艺萧看着溢出的精液皱眉。
「不必担心,这样的液体我肉棒裏还有好多,再挤出来就可以」
「是嘛,那就拜托你了哦,我的左脚可还沒保养呢」
娄艺萧娇俏一笑,向程明的肉棒伸出了左脚
........................................................................
   「小明,快进来」
娄艺萧面色潮红的引着赤裸着下半身的程明进来,一步一步的走进屋裏,踩
过的地闆都留下些水渍。
「你先帮我把这些打包了,我再进去收拾一下」
「好嘞」(娄艺萧进裏屋,程明开始拿透明胶封箱。
这时冰箱响起嗡嗡声……)「什么声?」
程明有些纳闷,便走过去看看。
「这冰箱怎么这动静啊?是不是坏了?」
「正修着呢」
修叡从冰箱后面钻出来,把程明吓了一跳。
「唉呀我去!这还有个人啊」
修叡打量一下程明「你是送快递的啊?」
「昂~~~」
「穿得像唱大戏的。哈哈……」
程明挑了挑眉毛:「你是修家电的啊?」
「昂~~~」
「我看你像张飞变的。」
修叡乐了,对程明笑道「兄弟你聊天挺会抓特点吶,怎么大过年也不休息吗
?」
「你这不也沒休息吗?幹咱们这服务行业的啊,只要客户召唤,必须马上出
现。」
「说的太好了,啊,辛苦了,来,喝一个。」
修叡从冰箱拿两瓶饮料,扔给程明一瓶。
修叡正喝着,程明突然大喊:给我吐出来……修叡立马喷出……「幹啥呀?」
修叡被程明整的一头雾水。
「你幹啥呢?」
「我喝饮料呢。」
「从哪拿的呀?」
「冰箱裏呀?」
程明怒斥道:「你修冰箱的,就可以随便喝裏边饮料啊?你要是修下水道的
,那裏边东西就可以随便扒拉呗?」
「兄弟你说话怎么那么埋汰呢?」
修叡被程明调侃,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是埋汰,你喝人饮料你不得给人打声招唿?」
「我还用打招唿吗?」
修叡心中委屈,我是这家男主人啊。
「哎呀,你多啥啊?还大大咧咧的,真以爲自己是张飞呢?额哈哈哈哈……」
程明出言嘲讽道,说着说着自己笑弯了腰。
修叡气急「你说你这人,我好心好意给你拿瓶饮料,然后你还说我……」
「行了,大过年的,都不容易啊,这事儿啊,我替你抗了。」
程明一拍胸脯,作豪迈状。
「他替我抗了?我明白了,他把我当成修家电的了!」
修叡这才想明白了关键。
「兄弟,跟你说实话吧」
修叡笑着走上前去,打算告诉程明他是这家男主人的事实。
「我呀,其实是……」
砰的一声,裏屋的门被打开了。
「小明……」
娄艺萧抱着个小箱子,从裏屋走了出来。
娄艺萧看见修叡站在程明旁边,问道:「你在这儿幹嘛呢?」
「我跟他说两句话」
「你冰箱修好了吗?」
「沒有啊。」
娄艺萧怒道「沒修好聊什么天儿啊,赶紧修,修完好走啊!」
「噢,修修……」
修叡逃也似的回到了冰箱后面。
「小明,来,你看我的衣服」
娄艺萧得意的站到程明面前,让他欣赏自己的杰作。
「姐,你把胸口剪两个洞出来幹什么啊?」
虽然是自己下的暗示,但程明还是装作不知情的问道。
娄艺萧得意道「当然有妙用,这一来呢,我爲国家省布料,二来呢,也放便
你来验证我有沒有穿胸罩啊,一举两得」
「姐,你这想法真不错」
程明双手通过娄艺萧胸前的两个洞握住了她的双乳,轻轻揉捏几下。
「那你万一胸口冷了怎么办?」
「不是有你在吗?」
娄艺萧白了程明一眼「冷了我就把你的手拿到胸口取暖不就可以了,怎么,
你不愿意帮姐?」
「嘿嘿,怎么会,怎么会,只要姐有困难,幹啥我都随时愿意」
「这还差不多」
娄艺萧说完,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双腿之间被剪开的裤袜裆部。
「我把这儿也剪开了,反正有你在,不会让我感到冷的对吧?」
「是是是,义不容辞」
听到程明连声肯定的答复,娄艺萧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对了,姐,有个事」
「怎么?」
「我刚才渴了,沒忍住,跟冰箱裏拿瓶饮料给喝了」
听到程明说起这事,娄艺萧柳眉微皱,一脸不爽的看着程明。
「小明,不是我说你啊,你也太把自己当外人了啊!」
娄艺萧用力的拍了一下程明,脸上带着埋怨。
「当初你可是答应姐,喝茶喝水的时候,要用姐的嘴来当杯子喝水。饮料多
的是,想喝就喝,可你得学会用杯子喝水啊」
「姐,我一时忘了这茬,您消消气」
「哼」
娄艺萧扭着双腿,坐到了沙发上,气鼓鼓的看着程明「姐现在有点冷」
「好嘞,姐,我来给你赔罪」
程明忙不叠的来到娄艺萧身前,分开她的一双黑丝玉腿,掏出肉棒顶到她双
腿之间私密之地,本该被裤袜遮住的地方现在却因爲裤袜裆部被剪开而毫无遮拦。
「啊~」
一根烙铁般坚硬灼热的棒子插进娄艺萧的下体,让她不禁尖叫出声,性急的
程明还未做任何前戏,便直接捅了进来,还未有几分湿润的阴道让二人都沒得到
多少快感,甚至还让娄艺萧有些难受。
不过程明的惯有风格便是一力降十会,把娄艺萧压在沙发上就是大力狠插起
来,肏的娄艺萧娇唿连连。
「姐,被我肏的暖和了吗?」
程明边肏娄艺萧边问她。
「啊啊~??好??好暖和??嗯~??小明真??真能幹啊??」
「呵呵,姐,我肏你肏的有点口渴了」
「嗯~??啊~????姐??姐喂给你??啊~」
娄艺萧被程明大力肏幹着,在他迅勐有力的撞击身子不断颤动,几次伸出手
去拿那个饮料瓶,却在即将拿到时被幹的手软,拿不住瓶子。
「喔~??小明??姐被你弄得好暖和??浑身暖洋洋的??沒力气了??

娄艺萧娇喘着说道,不能帮程明倒水让她感到十分愧疚。
「沒事,姐」
「小明??你??啊??你把饮料拿过来??嗯??倒进姐的嘴裏??啊?
?用??用杯子喝」
「好嘞」
程明答应一声,一边肏着娄艺萧一边拿过那边的饮料,拧开瓶盖,向娄艺萧
嘴裏倒了一点。
「唔嗯~」
娄艺萧不小心自己咽下一点,这让她更加着急了,忙把眼睛闭上,仰起脖子
张开小嘴,等待程明饮用她嘴裏剩下的饮料。
「呜~」
感觉到小嘴被吻住,一张大嘴在吮吸着自己口中的液体,发出稀熘熘的声音
,娄艺萧这才放下心来,努力把口中混合着香津的饮料送进程明嘴裏,供他解渴。
「从姐嘴裏喝的饮料就是比直接喝要好喝啊」
程明满足的舔了舔舌头,调笑道。
「嗯~??想??想喝水了就跟姐说??姐喂你」
在那边修空调的修叡偷偷看过来,见到娄艺萧温柔娇羞的样子,真把他大吃
一惊,甚至沒注意扳手从手裏滑落,掉在地上弄出不小的声响。
娄艺萧也被这声音吸引到了,向那边望了一眼,正看见偷懒往这边看的修叡
,顿时怒起,对他大吼一声:「快修~~~~啊~」
修叡吓得赶紧缩了回去,心道这才是那个他熟悉的老婆啊。
那边程明也对着娄艺萧发起了最后的攻势,把她压在身下,肉棒像打桩机一
样不断抽出插入,弄得娄艺萧脑中再无其他念头,被一波波涌来的快感占据,只
知道双腿紧紧缠住程明腰间,双手也在程明背后扣住不分开。
「啊~??好深啊??好??好满足??嗯~???啊~~~」
程明勐肏之下,肉棒再次暴涨,本来便沒有完全插入的肉棒在变得更爲粗长
一些后,直捅而入,娄艺萧紧闭着的子宫颈面对这根肉棒几乎沒有抵抗之力,被
轻松捅开直插子宫深处,把大量浓稠的精液盡情灌注进这个娄艺萧孕育生命的神
圣所在。
「好多??好烫啊????」
程明的肉棒像高压水枪一样不断的在娄艺萧子宫内爆射出灼热的精液,每一
股精液重重的沖击她的子宫壁时,都能带起她一震小高潮,源源不断的远超之前
的快感让娄艺萧感觉像要升天了一样,终于,在程明射出最后一股精液后,发现
娄艺萧已经被刺激的晕了过去。
「唔,这逼真够骚的,都被我肏晕过去了,还这么用力夹我的肉棒」
程明淫笑道。
虽然刚刚射出一发精液,不过对于他来说转瞬便可以恢复最佳状态,肉棒还
是保持着巅峰,插在娄艺萧的子宫裏,享受着她紧緻的阴道与子宫的挤压。
娄艺萧虽然被程明肏晕,可盘在他腰间的一双黑丝美腿却一点也沒放松,还
有扣在程明背后的双手,这下程明也沒法与她分开了,只好任由她缠在自己身上
,狠狠捏了两下她圆润挺翘的屁股出气。
看到那边埋头幹活的修叡,程明笑了笑,托着娄艺萧的屁股,向他那边走去
,挂在身上的娄艺萧随着程明行进不断被抛起落下,肉穴也更好的磨蹭着程明的
肉棒,萃取更大的快感。
「小李逵~」
「不是张飞吗,怎么又变成李逵了?」
修叡沒好气的说道。
「这不都有胡子嘛」
程明双手抓着娄艺萧屁股,用力让她的身子上下运动,使得自己的肉棒在娄
艺萧蜜穴中也运动起来,龟头更是不断在她娇嫩的子宫裏顶撞着。
「看到沒,关系不到,別喝饮料~关系够铁,才能叫姐~」
说完,程明抱着娄艺萧边走边肏回到了沙发上。
修叡对二人淫乱的姿势动作视而不见,反倒是若有所思的说道「听这意思他
俩关系挺铁啊?」
「不是一般特殊!」
沙发上的程明听到修叡的话,骄傲的喊道。
「那我倒要问问了,怎么个特殊法啊?」
修叡一脸纳闷的跟了过来,坐在二人旁边,娄艺萧紧紧缠着程明的身体,被
他以女上位不断肏幹着,修叡身上还被二人的交合处沖击而溅到好几处水花。
「你想知道啊?」
「啊」
「听我跟你说啊,这是咋回事呢」
程明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准备讲故事。
「是这样,我负责这片小区的快递,我姐是个爱心志愿者,经常捐东西,一
来二去的,我们就熟了」
「哦,那她都捐什么东西呢?」
「一般是捐一些生活用品给需要它们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每回我上门的
时候,只要我提出要求,姐都会十分爽快的把她身上穿着的内衣脱下来捐给我,
让我带回去打手枪」
「然后呢?」
「姐的内衣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我一般撸起来就忍不住射到上面,然后再
还给她时,她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啊,从来不会嫌弃,每次都是当着我的面把沾满
我精液的内衣换上」
「那有点不卫生啊」
「后来,我每回上门的时候,姐都会帮我倒杯水,她的嘴就是我用的杯子,
每回喝起来,水都是甜的。」
「这些都说明了,我姐心裏有我」
「她心裏有你!?」
修叡惊道。
程明呵呵一笑「我姐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心裏总能装着別人」
「哦,这个解释还说得通」
「那回我姐得知我沒有女朋友很寂寞,主动把她自己捐给我使用,我第一次
肏她的时候,把大肉棒插进她小屄的时候,啧啧,只有一个感觉」
「啥感觉?」
「前半段紧的像处女,后半段根本就是处女,我姐当时第一次被我肏都蒙了
,沒想到原来可以插这么深」
「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女人,沒有男人照顾着」
程明摸了摸怀裏娄艺萧的胸部「看看这又大又软的奶子」
又拍了拍娄艺萧的腿「看看这又长又匀称的腿」
「浪费多可惜?」
听程明说这话修叡就不高兴了,质问道「你有何依据,说这个家裏沒有男人
?」
「这裏我经常来啊,当然比你了解」
「经常来?比我了解?」
「那当然,我姐基本上每天都要找我来寄件,我当然对她家有沒有男人十分
了解啊」
「而且我姐经常很有情趣,有一天想要体验贫困山区女童的生活,换上一身
童装寄件,当时看的我就硬了,忍不住扑过去把我姐抱住了,先狠狠肏了她穿着
白色童袜的脚丫,再把嘴巴蜜穴屁眼一个不剩的肏了个遍,当天我们两个人连在
一起整整一天,就连填快递单都是我用后入式肏着她,把单子放在她背上填写的。」
修叡本能的觉得程明说的哪裏不对,但有想不出来是哪裏,只能独自懊恼的
想着。
「你啊,是我在我姐家裏见到的第二个男人,嗯,除了我自己之外的」
「第二个?那头一个是谁啊?」
「那天我来取件,我姐一开门,我一眼就看见有个男的赤裸裸的就躺在沙发
上!」
「赤裸裸的?」
「妈呀,又不严谨了」
程明捂着嘴笑道。
「还搭着条浴巾」
「那有什么用啊!」
「不是,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呀,是她家邻居」
「你看你不说清楚,邻居,过来??」
修叡听了程明的话,原本有些放心了,忽然反应过来,大声说道「这邻居也
不行啊邻居!」
「不是,人家那理由贼合理,家裏热水器坏了,上这来洗个澡」
修叡怒发沖冠「他家热水器就爆炸,也不能上这儿洗澡来啊!」
「是呢,后来就让她妈给抱走了」
「他妈?」
「还给抱走的?」
修叡有些迷煳了。
「对啊,一个两岁小男孩,这么高吧,横竖一边宽,体型跟你差不多,哈哈」
「跟谁差不多啊?小男孩你不说清楚了吓我一跳」
「吵吵什么玩意啊?小男孩不是男的啊?」
「是倒是,就是这玩意你形容的??太不严谨了」
「就怨你,谁让你在这瞎打听」
「不是我瞎打听啊,是你说的太引人入胜了」
程明又跟修叡聊了一会儿??(此处简略大量无肉剧情)这厮果然对我姐有
所图啊!程明心中想到,我一定得保护好我姐,这么好的一个人,不能让其他男
人染指。
这样想着,程明又在娄艺萧子宫内射出一发子弹,或许是被他射精刺激,娄
艺萧迷迷煳煳的醒转了。
「小明,好像还有一箱,你打包好了沒有」
娄艺萧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快递。
「姐,先別提这个了,我刚才跟他聊天,发现,发现他对你有所图!」
娄艺萧也是一头雾水,修叡是她老公,对她有所图是从何说起?「他还说你
长的水灵!」
这回娄艺萧倒是笑了起来,听到老公夸自己还是很让她开心的。
旁边修叡也跟着笑起来。
「把你猥琐的笑容收起来!」
程明怒斥一声,吓得修叡赶紧住嘴。
「姐,以后別啥人都往家裏领,一切不以修冰箱爲目的的修冰箱,都不是好
冰箱」
「我是她老公」
修叡弱弱的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
「你喝多了?」
程明像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对修叡的话只当醉话。
「他是你姐夫」
抱在怀裏的娄艺萧忽然说了一句话。
程明对修叡说「听见沒,还说是人老公呢,我姐都说了,你是我??姐夫!?」
反应过来的程明大吃一惊,随后捂脸感觉沒脸见人了,之前原来是鬧了个大
乌龙。
「不行,我今天太不严谨了」
「我告诉你??」
「给我小点声!」
修叡这回终于翻身,想嘲笑一下程明,话刚说一半,被娄艺萧喝住。
「有话好好说!」
「小明啊~你听姐夫说,这事真不能怪你,姐夫还得谢谢你呢,通过这事啊
,姐夫知道了自己对这个家照顾的还是不够,这段时间,多亏你帮我照顾你姐了」
「这倒是,这段时间我姐的屄裏就沒断过我的精液,看把我姐滋润的,比之
前还漂亮了」
「所以,老婆,从今天开始,我决定以事业爲重,赚钱养家,既然小明把你
照顾的这么好,以后还是要拜托小明了」
「这才像个男人样」
娄艺萧笑道「你呀,好好跟人小明学学,他当老公啊,肯定比你强」
「我给谁当老公啊,我连个对象都沒有」
程明伤心的样子打动了娄艺萧,娄艺萧转过头去,对修叡说道「老公,我跟
你商量个事呗」
「什么事?」
「小明是个好小伙,我想把妹妹介绍给他」
「可以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娄艺萧俏皮一笑,转过身来对程明说「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让你给我和妹
妹俩人当老公!」
1 (357).jpg (14.86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7-10-27 02:10 上传